法院析《牡丹之歌》“词作者”为何未告赢《五环之歌》


标签专题:修改牡丹歌作词人乐谱的权利:1980

《牡丹之歌》“作词人”为什么没有赢《五环之歌》

□我们的记者许玮伦

□我们的实习生姜子豪

□我们的记者王启伦

“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啊,牡丹,几百朵花中最亮的一朵.

《五环之歌》和《牡丹之歌》因为相似的旋律而上法庭 仅获得《牡丹之歌》歌词作者授权的北京众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认为,壳牌找房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和岳龙岗(即岳彭云)未经许可将《牡丹之歌》歌词改编用于商业推广,侵犯了他们编辑歌曲的权利,并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 庭审后,法院认为该公司只有编辑歌词的权利,不能主张与音乐和整首歌曲相关的权利,因此决定驳回该公司的所有诉讼请求。

据了解,《牡丹之歌》是乔宇创作的一首歌,由唐河和吕远创作,姜大伟于1980年演唱。这首歌于1989年获得中国唱片奖,经过30多年的演唱,已经成为一首流行的经典歌曲。 经乔宇授权,中德公司享有《牡丹之歌》字作品和音乐作品的专有权,并有权依法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 2018年4月,中德公司发现壳牌公司和悦彭云未经许可改编了《牡丹之歌》的歌词,并使用壳牌公司广告的北京版和上海版歌词,利用广告开展业务推广活动,认为上述行为共同侵犯了中德公司修改《牡丹之歌》的权利。

经审理,法院认定《牡丹之歌》构成合作作品,文字和乐谱可以分别用作文字作品和音乐作品(即没有文字可以播放的作品),因此《牡丹之歌》是可以单独使用的合作作品。 广告中的“啊五环”、“啊三环,你比五环少两环”和“啊外环”、“啊中环,你比外环少一环”这四个句子都比《牡丹之歌》中的“啊牡丹,花中最鲜艳”这句话少。除了非原创语气助词“啊”之外,歌词既不相同也不相似。歌词没有与原始的基本表达一起使用,表达的思想和感情与主题完全不同。因此,上市公司修改歌词的权利没有受到侵犯。

同时,法院认为,尽管被诉广告中相应的词语和表达与《牡丹之歌》相应歌词的乐谱相同,但上述使用方法涉及修改整个《牡丹之歌》作品和歌曲的权利。 然而,中德公司只获得词作者的相应授权,而没有获得词作者的相应授权。它不能以自己的名义宣称歌曲作品和整首歌的相关权利。 据此,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了中德公司的所有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双方均未上诉,判决现已生效。 本案的核心问题是被告歌曲仅使用原告歌曲的配乐而不使用歌词(以下简称“填词”)是否侵犯了编辑权。如果构成对修改权的侵犯,谁的修改权受到了侵犯?

对此,法官解释说,版权法意义上的改编是指通过改变原作而形成新作品,同时保留原作的基本表达方式。因此,被控侵权作品是否构成对原创作品修改权的侵犯的重要依据是使用原创作品的基本内容,而被使用作品的基本内容必须是受版权法保护的原创表达。

“对于音乐作品来说,判断修改权是否受到侵犯还需要考虑音乐作品形式的特殊性 “法官说,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音乐作品包括有文字的作品和无文字的作品。 对于有文字的音乐作品,有三种作品,包括有文字的音乐作品(即整首歌)、有文字的音乐作品和无文字的音乐作品(即仅指乐谱),这三种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也不同。 有词音乐作品(整体歌曲)的著作权由歌词作者共同享有,有词作品的著作权仅由歌词作者享有,无词音乐作品(即乐谱)的著作权仅由歌曲作者享有。

因此,在判断音乐作品编辑权受到侵犯时,有必要结合被控侵权作品的使用形式,具体分析三部作品中哪一部作品的原始表达方式,从而判断被侵权的对象。

简而言之,当被告歌曲只使用原告歌曲的乐谱而不使用歌词时,首先,歌词的原始表达不被使用,因此不构成对歌词编辑权的侵犯。其次,对于乐谱部分,因为被告歌曲的乐谱与原告歌曲的乐谱相同,即使用乐谱部分的原始表达。如果被告歌曲的乐谱没有基于原始乐谱创建新的原始内容,则可能构成对原始乐谱的再现权或信息网络传输权的侵犯,如果创建了新作品,则可能构成对原始乐谱编辑权的侵犯。最后,对于由歌词和歌曲组成的整首歌,由于乐谱是整首歌的原始表达的一部分,如果被告歌曲使用整首歌的音乐部分,参照以上关于乐谱部分的讨论,也可能构成对整首歌的修改权的侵犯。

在“用歌曲填充歌词”的情况下,这可能涉及对音乐乐谱和歌曲整体编辑权的侵犯,但不涉及歌词编辑权 因此,对于侵权行为,歌曲作者可以单独主张被告使用乐谱的权利,或者歌曲作者可以共同主张被告整体使用歌曲的权利。 在这种情况下,中德公司仅获得词作者的相应授权,而没有词作者的相应授权,不能单独主张乐谱的权利,也不能作为词作者的共同继承人主张整首歌曲的权利。

特别是,法官指出,原告在本案中的主张被驳回,主要是因为原告权利基金会不能支持他的主张,而不是被告宋没有侵权的可能性。如果适当的权利人在本案中提起诉讼,被告歌曲也将面临侵权风险。

[编辑:王禹]

请保留此链接以便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