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运用货币政策工具支持实体经济


研究方向以及非常规工具的创造和使用 借鉴发达经济体在危机中的经验,短期定向工具可用于解决特定领域的实际问题,商业金融工具可被定向操作所取代,从而优化金融市场头寸的期限或风险结构。确定的退出时间表也可以给出市场稳定预期。 合理利用定向窗口引导,及时维护央行权威,加强预期管理,提升政策工具效率

货币政策工具是中央政府为传达货币政策意图而采取的以市场为导向的手段。金融危机后,中国积极探索货币政策工具的结构功能,为国际货币政策的发展和工具创新贡献了许多宝贵经验。 目前,中国经济总体形势“稳定”。重要领域的经济下行压力和风险对货币政策尤其是工具的应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经济与金融的血缘关系交融并存。在加快经济向高质量区间发展的道路上,要加快货币政策工具行政思维的转型升级,提高工具的政策传导效率,充分发挥金融输血经济的能力,为中国经济的艰难发展保驾护航。

充分发挥结构优化作用

金融承担了服务经济供给方面结构改革的重要任务。目前,我国金融供给方面的结构优化任务仍然艰巨,金融供给不匹配问题突出。 从区域角度来看,“金融大萧条”在经济热点地区逐渐形成,对金融资源的虹吸效应十分突出。经济发达地区发行的一般贷款和信贷债券的平均利率低于其他地区。 一方面,金融机构过度投资导致过度竞争,从而导致其资产配置效率和盈利能力下降。另一方面,其他地区金融资源不足,金融对经济的传导能力减弱,资本流通效率低下。经济增长继续下滑。 从银行体系的角度来看,中小机构和大机构之间的流动性结构分层并没有缓解。中小机构在公开市场上“不合格”,同行在融资上“看人”,研发产品“实力不足”。融资成本逐步增加,导致对货币政策工具流动性结构的高度依赖。 从企业部门的角度来看,企业规模和类别的结构特征决定了发放政策红利的效率。民营小微企业对大型国有企业的信贷劣势长期存在,短期内很难单独与市场机制相协调。 经济繁荣导致金融繁荣,区域间经济领域的差距导致货币政策效果的差距,这需要通过政策工具应用的结构创新来解决。

只要明确认识到地区间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不“一刀切”和“一刀切”应该是使用当前货币政策工具的合理方式。 对于金融血管薄弱、经济主体薄弱的地区,必须利用外部力量来激活两者之间的共生共荣关系。他们必须敢于突破目前使用工具的政策,通过精确实施货币政策工具,打破“信用降级”和“经济底部建设”的闭环。 政策灵活性可以根据地区差异空扩大。政策红利应该更倾向于经济增长较慢的地区,从而通过地区总量的积累为结构调整奠定基础。 我们应该增加支持再融资的信贷政策在政策工具箱中的比重,并根据货币政策的趋势减少适用条件。为使地方中小银行重新利用再融资的贷款功能,减少货币政策向地方的传导节点,提高流动性向中小银行的传导效率,利率应进一步探索和降低中小机构与大机构之间的利差,避免政策利率和市场利率的颠倒,从而达到积极控制中小银行债务结构和成本的目的。 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应“宽严相济”,配合“渗透式”贷后管理,充分发挥工具的主导和带动作用,使央行的政策意图得以充分实现。 切实维护公平竞争的政策环境,提高中央银行地方分行对非公司金融机构的政策引导权限,运用货币政策工具应对商业金融服务机构通过权力集中削弱地方金融管理部门信贷引导能力的问题。

全面提高货币供给的政策传导效果在当前“二级银行体系”的信贷和货币体系下,金融部门与银行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已经形成。货币创造的主体是商业银行。如果商业银行愿意进行信贷扩张,如发放贷款,它们可以自由创造货币。 针对前一段时间出现的社会信用紧缩和货币政策传导不畅的问题,解决的关键是通过激励机制创新来激发商业银行扩大信贷的意愿。最近,中国人民银行通过中期和有针对性的中期便利和中央票据交换,有效缓解了银行在实施货币政策中的流动性和资本约束,而利率约束主要来自信贷供求两方面。

在使用货币政策工具的过程中,应寻求货币与金融、金融和实体之间政策利益的兼容性和一致性,进一步发挥“及时提供援助”的作用。关键是金融部门和地方政府要提高政治立场,采取主动,敢于承担责任,支持经济稳定市场,扭转偏好下降的趋势。 在信贷供应方面,货币政策工具应该发挥积极和消极激励的双重作用 积极激励不仅要降低中小商业组织执行各种政策的成本,通过增加自身利润来补偿政策执行成本和风险溢价,还要容忍金融企业和实体企业在政策执行中获利。 信贷政策支持再融资。在将资本投资锁定在“先贷后贷”模式的前提下,贷款政策应适度放宽加分或减息要求,为政策利率向信贷利率的传导提供足够的空。 反向激励应适用于对各类商业银行的央行资金绩效进行全面调查。对于在落实央行意图方面有良好效果的机构,可以在下一个调查期间暂时放宽条件或授予临时资格。否则,它们将收紧对与央行开展业务的限制,并鼓励它们通过竞争优势机制提高实施货币政策的主动性。 在信贷需求方面,货币政策工具,特别是支持短期板修和结构调整的工具,应积极将金融贴现利息与政府担保基金挂钩,实现融资风险分担,共同增加企业的信任,降低融资成本。

政策工具箱的创新和维护

在国内外战略机遇复杂多变的时期,货币政策工具箱的不断创新和维护决定了它能够在不断变化的形势下有效发挥激活实体和保护镇流器的关键作用。 第一,研究方向以及非常规工具的创造和使用 借鉴发达经济体在危机中的经验,短期定向工具可用于解决特定领域的实际问题,商业金融工具可被定向操作所取代,从而优化金融市场头寸的期限或风险结构。确定的退出时间表也可以给出市场稳定预期。 合理利用定向窗口引导,及时维护央行权威,加强预期管理,提升政策工具效率 二是深化金融科技应用 系统整合各地区各级信贷信息和融资服务平台。商业银行在使用中央银行资金办理业务时,必须在平台上输入企业和信用设施的详细信息,这是管理交易台账和信用档案的主要依据。 完善中央银行企业信息验证系统,为中央银行向一般企业和金融企业提供信用增级提供参考 要不断完善金融市场统计监测方法的数字化,为货币政策工具的使用提供有效依据。 第三,完善质押品管理 制定并发布资产处置标准化计划,并组织相关培训和演练。 加快实现中央银行与商业结算登记机构的数字化对接,通过质押业务的专业化和网络化,降低人为操作风险,保护中央银行权益和资金安全

(责任编辑:H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