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深之外 30多城发力区域金融中心建设


原标题:除了三个国家金融中心,30多个城市正在努力建设区域性金融中心。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转型升级的新阶段,金融业在区域经济中的作用日益突出。除了三个国家金融中心,越来越多的地方正在努力建设区域性金融中心。

30多项建设区域金融中心的努力

新发布的浙江新兴金融中心行动计划显示,浙江正在加快形成“一湾一市一省多区”的框架。其中,“一湾”指钱塘江金融港,“一城”指杭州国际科技金融城,“一省”指移动支付省,“多区”指区域金融改革试验区。

其中,“一个城市”是关键。浙江通过推进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分布式技术和信息安全技术等综合领域的整合创新,创新技术和金融监管,支持杭州加快区块链工业园区、金融科技实验室等重点项目建设,力争到2022年杭州建成全国领先的金融科技中心,培育1-2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金融科技企业,培育和形成应用驱动型金融科技产业链。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常发对第一财经进行了分析。除了华北和华南的三个国家金融中心之外,区域金融中心并不强大,这取决于区域特别是省份的经济实力和区域制度创新。像杭州一样,近年来随着信息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在蚂蚁金融服务等龙头企业的带动下,杭州在金融科技创新方面走在了前列,独具特色。

丁常发表示,浙江民营经济非常发达,民营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有赖于金融业的大力支持,以蚂蚁金服为代表的新兴金融企业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这一需求。同时,杭州通过建设金融科技中心,不仅为全省服务,也为全国乃至“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服务。

除杭州之外,目前在金融业第二阵营中处于领先地位的广州也在努力建设一个金融中心。最近,《中共广东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关于印发广州市推动“四个出新出彩”行动方案的通知》被正式触发。该计划建议加快广州创新期货交易所和粤港澳湾区国际商业银行的落地,争取试点深化外汇管理改革。放宽银行业、证券业和保险业外资持股比例限制,扩大广州外资金融机构业务范围。在《安排》框架下,将努力在广州设立港澳保险公司、内地保险服务机构、港资证券公司、基金公司和其他金融机构。支持金融创新平台的发展。支持区域股票市场、产权市场和商品交易中心加快发展。

今年10月12日,在第八届岭南论坛上,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何晓军在“在大海湾地区建设科学产业带”圆桌讨论会上透露了几个大海湾地区建设的最新进展,包括:澳门证券交易所的规划已经提交中央政府;广州期货交易所已经在征求相关部门的意见,预计将在年底前批准。

厦门最近还提出将厦门建设成为服务海峡两岸、辐射东南亚、连接“海斯”和面向世界的区域性金融中心,加快金融科技城建设,优化服务保障,为建设强大的金融城创造优越的生态环境。

在中部,武汉正努力成为中部的金融中心。重庆和西部的鹤城也提议在西部建设一个金融中心。例如,成都市财政局去年3月出台了相关政策,并为成都金融业的发展制定了明确的计划。总体目标是到2022年,成都金融业增加值将达到2500亿元,占全市国内生产总值的13%。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20多个省会城市和近10个核心城市明确提出建立区域金融中心,以促进人口、资本、技术等要素在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优势区域的集聚。其中,推动区域金融中心创建开放高地,支持新兴产业发展,鼓励与自身资源禀赋、区域特色和产业特色高度匹配的产业发展成为重要驱动点。

此外,在吸引金融机构和人才方面,各地都提供了“真金白银”。例如,广州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提出了金融机构落户最高奖励2500万元、金融机构高级管理人员每月补贴1000元、每年考核高级金融人员最高奖励100万元等措施。

加快区域转型升级。

在丁常发看来,除了向北深入,各大城市之间建立区域性金融中心的竞争也是当前城市竞争的重要表现。特别是随着中国经济进入转型升级的新阶段,中心城市在区域经济中的主导和带动作用日益突出。然而,城市的中心性不强,金融业是最重要的内容之一。

丁常发说金融是现代服务业和生产性服务业中最重要的产业。“可以说,金融业的发展水平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中心城市对周边地区的辐射能力。”

另一方面,金融业在城市及周边地区工业发展、转型升级中的作用日益突出。丁常发表示,区域金融中心可以加快当地及周边地区的产业升级,加快新兴产业的发展,进一步推动区域经济的发展。

以重庆为例。重庆是中西部最大的经济城市和中西部最大的工业城市。从产业结构分析来看,重庆近年来经济的快速增长与工业制造业的快速增长密切相关。然而,应该注意的是,尽管经济快速增长,重庆工业与沿海发达地区相比相对“传统”,高技术产业、新兴产业和智能制造业的发展还不够。例如,重庆、成都和武汉的国有高新技术企业数量与a股上市公司数量之间存在一定差距。

在重庆当前产业转型升级和产业体系建设的过程中,有必要对汽车、电子信息等传统支柱产业进行升级优化,推动传统制造业向智能制造业的转型。同时,重庆作为计划经济时代十大城市之一,也是中国重要的高等教育中心。然而,如何将高等教育丰富的科研实力转化为科技型产业和城市的创新实力,如何大力培育高技术产业和新兴产业的集聚,都需要金融的推动。

此前,9月26日,杜晓曼金融与重庆两江新区签署了战略投资合作协议。根据协议,杜晓曼金融将依托杜晓曼(重庆)科技有限公司为西部大开发打造核心、科研中心和金融科技平台,以先进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帮助当地高质量发展。杜晓曼不仅如此,阿里、京东、小米等巨头的金融科技部门也相继进驻两江新区,形成了“集群效应”。

广东体育与改革学院副院长鹏鹏分析了第一个财经问题。金融对区域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深圳是最典型的例子。“深圳的高等教育实力很弱,但它为什么能吸引这么多高科技企业、人才、技术等流入呢?这是金融市场和金融中心的职能。”鹏鹏说,深圳有一个深圳证券交易所,引进了各种金融机构,如风险资本、基金、证券和银行。金融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先导,推动高端生产要素,特别是人才和技术的集中。

鹏鹏表示,随着今年科技创新委员会的成立,各地对科技创新企业的奖励越来越多,科技元素在新一轮城市竞争中更加突出,形成了科技驱动城市和区域经济的模式。未来,城市的竞争将是金融科技的竞争。科技发明的快速产业化和发展必须依靠科技的孵化和推广。包括重庆、成都等中心城市,通过金融力量,推动高技术、高附加值企业和要素资源聚集在此,从而带动城市和区域经济转型升级。

(责任编辑:DF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