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九霖:CPI和PPI数据“吐露”出的经济端倪


?

10月1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9月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和生产者价格指数数据。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上升3.0%,而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下降1.2%。自2013年11月以来,消费物价指数首次进入“三个时代”。静静地听雷声。这些数据中有什么秘密吗?他们给了我们什么?

消费者物价指数上升的主要原因

作为“二哥”猪,他受到了很多指责,这是由于猪肉在消费者物价指数中所占的比例相对较高。在消费物价指数中,猪肉约占2%-2.5%。

那么,为什么猪肉价格高?首先,中国的猪肉年消费量一直居世界第一,占世界总量的近50%。当需求没有减少,但供应减少时,价格自然会上涨。其次,中国过去猪肉进口占消费的比例很低,不到5%。第三,即使养猪规模扩大,也需要18个月左右才能形成真正的供应,这也是政府采取更多措施支持养猪,猪肉价格仍在逐步上涨的原因。

国家统计局将每月微调各种商品在消费物价指数中的比重。一旦猪肉价格上涨过快,国家统计局将调整猪肉在消费物价指数中的比重,否则就会上涨。猪肉价格将在2019年翻一番以上。随着猪肉价格的上涨,猪肉在消费物价指数中的比重也逐年大幅下降。即便如此,为什么消费物价指数仍然很高?这是因为:随着非洲猪瘟的爆发,市场上的生猪数量急剧下降,猪肉供应急剧下降,猪肉价格上涨。人们对猪肉的许多其他肉类替代品的需求增加了,从而推高了消费物价指数。自一月份以来,肉类、蔬菜和水果的价格都上涨了。

简而言之,经过仔细分析,发现猪的周期在这一波消费物价指数上涨中起了相对较大的作用,但消费物价指数中的各种肉类、水果和蔬菜也显示出由它带动的整体上涨。

非典型滞胀

一般来说,当消费物价指数在一段时间内同比上升超过3%时,就意味着通货膨胀。我国9月份的情况是,消费物价指数上升的同时,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下降了1.2%,连续3个月呈现负增长,下降幅度还在继续扩大。如何解释这一现象?

对此有许多解释。有句话说,在比较消费物价指数和生产者价格指数时,我们应该把重点放在消费物价指数上。根据这份声明,9月及之前的数据可能显示通货膨胀。应该从通货膨胀的角度进行调整。

另一个论点是生产者价格指数和消费者价格指数之间的偏差表明国内经济结构不平衡。不同行业之间、不同行业之间的供求不匹配是经济结构失衡的表现。治理应该从经济结构开始。

这种情况也让人们想起滞胀这个混合词。滞胀一词指的是经济停滞、失业和通货膨胀同时持续上升的经济现象。如果这种观点成立,应该采取措施控制滞胀。

那么,哪个解释更接近事实?

首先,我不同意只看消费物价指数而忽视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做法。只看树木而不看森林的做法是不可取的。因为生产者价格指数被忽视,甚至可能导致不良后果。

第二,仅仅根据一两个月的消费物价指数和生产者价格指数之间的偏差来判断经济结构的不平衡是有偏见的,因为:第一,在某些情况下,消费物价指数和生产者价格指数之间的偏差是正常的;第二,如上所述,今年消费物价指数上升的主要原因是猪周期,这是由非洲猪瘟等因素造成的特殊时期的一种特殊现象。

那么,如果我们从“滞胀”的角度来分析,会发生什么呢?换句话说,目前的情况符合滞胀标准吗?

判断滞胀的一个重要标准是“停滞”。

从行业表现来看,农副产品加工、有色金属等行业的价格没有下降,反而有所上升,呈现出供不应求的状态。这可能表明经济并没有停滞不前。在生产者价格指数下降扩大的行业,有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燃料加工、黑色金属和化学原料产品,显示出供过于求的情况。然而,这类数据有理由说明国际油价持续走低,这并不意味着经济停滞。

然而,从利润的角度来看,情况却大不相同!自2019年初以来,工业企业利润增长率一直处于负值范围。与国家统计局10月18日公布的国内生产总值数据进一步挂钩,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放缓至6.0%,为1990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经济放缓也可被视为“经济停滞”的典型现象。

分析“滞胀”的另一个重要因素的失业/就业情况。就业是政府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但尽管如此,由于企业倒闭,大量农民工不得不回家,大学生不愿“低就业率”造成就业困难,使我国无法放松对失业/就业的警惕。

因此,这种“滞胀”实际上是一种“非典型滞胀”。

开正确的药

一般来说,滞胀,特别是非典型滞胀,如消费者物价指数上升和生产者价格指数下降,难以解决。如果通过加息或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来抑制价格,经济增长将继续放缓。如果降息或下调利率以刺激疲软的经济,价格将继续飙升。因此,似乎很难解决滞胀的问题。

面对这种矛盾的局面,一些经济学家大声疾呼要跟上欧美的步伐,降低利率和标准,增加货币供应量。

为此,有必要看看市场上的货币供应量。

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9月底广义货币余额(M2)为195万亿,同比增长8.4%,比上个月增长0.2%,狭义货币(M1)为55万亿,同比增长3.4%。过去3个月M2的数据也在逐渐上升。这意味着我国货币的“水”已经悄然释放,市场上的货币供应量充足,因此没有必要继续释放。

俗话说,两害相权取其轻。在目前的困境下,我个人认为我们应该抓住核心,分而治之,优先解决价格问题,然后再解决生产者价格指数问题。我认为央行不应该急于降息来刺激经济,而应该等到消费物价指数下跌后,再用货币手段刺激经济,这样会更有效。原因如下:

首先,消费者价格指数可以通过在消费者价格指数的来源处求解猪周期来控制。如上所述,随着猪周期的慢慢过去,消费价格指数将逐渐回落。特别是增加进口猪肉、其他肉类甚至水果后,价格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稳定下来。

第二,在消费物价指数问题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通过降息、降准等货币政策向市场投放过多资金只会继续推高消费物价指数,导致人们花掉大部分钱,但不会大幅增加购买力,最终导致企业利润下降,继续推高资本需求。

第三,在减少税收和负担的政策下,企业受益于广泛的利益。该协会已就减少税收和负担达成共识。但是,只有少数企业从降息和降息中受益,其他企业(尤其是中小民营企业)不会因为降息和降息而有更大的收益感。这篇文章是我们国家和其他国家的区别。中国解决滞胀的策略也应该不同。

第四,在普遍减税和货币供应充足的情况下,重点应该放在公平分配上,特别是中小企业获得所需资金,而不是让少数寡头在国家继续提供资金的同时占有资金。这样,只会导致消费物价指数和生产者价格指数更加严重地相互偏离,逐渐偏离,形成恶性循环。

(作者是博士学位,现任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兼董事长)。

(来源:华夏时报)

(责任编辑:DF078)

崇祯被困,此人手握重兵却拒绝勤王,后投降清朝,被顺治下令凌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