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新生 普陀旧改迎来脱胎换骨新机遇




在普陀5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七十年代最受关注的是这座城市的新故事。

作为这一切的开始,在曹杨新村的华西路上有一个时间胶囊,这是一个隐藏在流动的绿色植物中的优雅建筑。曹杨新村村历史博物馆。

走进去,人们会想要穿越时间的隧道,追逐过去,聆听漫长的故事。

品牌“第一”历史印记

在村历史博物馆二楼展厅,一个微型模型生动地记录了1952年6月25日新中国劳动模范在新建成时,村里的第一个工人,曹杨新村。现场场景。在这种温馨的气氛中,耳朵似乎听起来熟悉的“社会主义好”的旋律,人们不禁似乎回到了建设新中国的火红岁月,并仔细体验了两个昔日的强烈对比。新旧。

普陀作为上海着名的产业工人聚集区,已成为中国民族工业的发源地。与此同时,它也让工人生活在艰难的生活中感到悲伤。从一张已经泛黄的旧报纸上,你可以看到一张旧照片位于普陀的苏州河支流上,里面摆满了许多起伏的遮阳篷船,这些船是为城市贡献的工人。繁荣昌盛的十里扬昌和破旧的河畔船库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成为了旧时代的深刻印记。

随着1949年上海的解放,改善包括产业工人在内的广大市民的生活和生活,已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在国家建国之初,党和国家就会把工人阶级和广大工人的生活水平提上议事日程。

1951年5月21日,当时的上海市市长陈毅亲自挑选,命名,建造了新中国第一个工人新村,正式破土动工;该项目于次年4月30日和当年6月完成。 25日,第一个劳动模式迎来了。

从那时起,包括曹杨新村在内的广阔普陀区已成为广大市民的热点。伊川,甘泉等,逐一成为新地标的新榜样。

随着社会主义建设进入艰苦探索的时期,包括许多工人和新村,普陀的公民生活环境进入了放缓的时期。普陀逐渐成为上海中心城市二等老房子的集中区之一。

就这样,另一轮新的春雷正在积累,等待着。

创造新未来的四个阶段

随着春天席卷中国的故事,改革开放新时代的到来,期待已久的普陀老城改造开创了新的改造机遇。

根据这些数字,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在地区委员会和地区政府的强有力领导下,普陀现已拆除了502万平方米破旧的旧住宅和以下住宅。在苏州河以北的中心城市,第一个完成改造的街区,让近12万户家庭告别了“住宅”,并圆了“土地梦想”。

通过梳理静脉,我们可以看出这可以细分为四个阶段。

作为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第一阶段,它是整个区域棚屋翻新的阶段。当时,由于郊区交界处的位置,转型压力很大。它被列入城市“365”危险棚简易房屋改造计划,占地462,000平方米。 “两个海湾和一个房子”是当时着名的棚户区。为此,自1991年以来,区委会和区政府结合区域特点,重点改造棚屋,以及房地产市场的快速发展为契机,推动“第一线,二路和三区“(苏州河,长寿路),曹杨路,白玉,东新,甘泉地区)。

经过近十年的艰苦奋斗,到2000年,全区已拆除约二万五千二百三十五万五千平方米的二手旧棚屋,共受益六万六千户,包括两个一居一户,平江新村和同乐。许多居民,如村庄和顺义村,都迎来了新的生活环境。在完全完成涉及普陀危险棚简易房改造的“城市365计划”的同时,我们与市委,市政府一道,认真履行了不将危房推向21世纪的庄严承诺。

件,改善城市环境的基础上,探索了政府支持,企业参与,市场选择和有偿转型。沿着“一线,二线三区”,新的道路,转型范围和主攻方向继续深入发展。

2001年至2010年,普陀区先后实施了棉纺新村,建民村,东新村,襄源丽都,和利坊等几块土地的改造。其中,棉纺新村是上海首次公开招标。实施旧区改造的方式。在过去的10年里,该区拆除了176万平方米的二等及以下的房屋,使33,000名居民受益。

在2011年至2015年的五年间,随着国家土地和住房政策的重新澄清,普陀旧区的改造也转移到了住房收集阶段。

例”和“实施细则”,普陀区成立了普陀区旧区改造领导小组,建立了住房收集事务中心,并在此基础上整合了新的住房征收办公室。原有关搬迁公司。在新的政策背景下,它已在区一级形成了新的住房收集系统。同时,我们积极推进旧区改造咨询和补偿方案“二次咨询”,砖块数量补偿加上住宅房屋保障类型,增加新机制等。附近的安置方式,依次启动新的渡轮和铁路新村。新政区的一些实施,如阜阳新村,金沙新村,曹家村,中兴村和兰丰新村,已经实现了新旧政策的有序联系。从2011年到2015年,该区拆除了57万平方米的二等老房和17,000户。

件的若干意见》,普陀的居民生活进入了第四阶段“剩余变化”阶段。这一时期发生的最重要的变化是从最初的“拆除和改变”改为“剩余和重新拆除”。虽然只是三个词的顺序不同,但它反映了城市更新概念的根本变化。

原来的“大拆迁大建筑”模式已不适应新形势下的城市发展要求。市委,市政府决定深化城市的有机更新,从继承城市的历史,文化和内涵的角度出发,坚持以同样的方式保持,保护,做好新阶段旧区的翻新。按照这一新概念,普陀区正在积极探索红楼坊,第24街东座等项目的“预留拆迁”新机制。自2016年以来,普陀区拆除了约13万平方米的二级以下老房子,使近万户家庭受益。

随着社会主义新时代进入决定性胜利和全面富裕的关键时期,我们相信普陀市的故事将更加精彩,更多关于“宜居”的新故事等待我们共同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