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生菌产业争议与风险 很多都是商家炒作不是万灵药


?

益生菌行业的争议和风险

作者:陈辉

益生菌行业的主题和热度正在上升,学术界的消防行动也在增加。

件和抗生素治疗后小鼠和人类益生菌的结果。在学术界和媒体报道中,益生菌已被推到了最前沿。

件和粪便移植相比,服用益生菌可减缓使用抗生素后肠道菌群的恢复;停止益生菌后,肠道菌群迅速恢复原状。

众所周知,抗生素的使用很容易引起肠功能障碍,特别是在婴幼儿中。人们甚至医生普遍认为,由于疾病引起的肠功能紊乱,服用益生菌可以帮助尽快恢复肠道功能健康。上述研究的结果显然与人们的普遍看法和保健品的宣传相反。

热情生物技术研究所主席兼院长兰灿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益生菌对每个人都很熟悉。 “益生菌”这个词表明它们可能对人体有潜在的益处,但近年来,益生菌的概念逐渐发生了变化。在推测其他别有用心之后,益生菌逐渐成为一种神话般的“万岁药”。似乎可以通过食用益生菌来改善甚至治愈许多疾病和症状,这显然具有误导性。

“对肠道菌群的研究非常热,每天都会发表许多新论文。大量研究证明,菌群与人类健康密切相关。然而,植物的“严重”并不意味着一些益生菌产品也很强大。菌群的功能相当于益生菌产品的功能。此外,对肠道菌群的研究不能过高。目前,对植物群的大部分了解仍然与健康和疾病有关。真正深入的因果关系和机制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兰灿辉说,最终没有使用益生菌。恐怕没有一个通用的标准答案。大多数科学家都非常谨慎,一些企业家非常狂热,媒体和消费者似乎都很困惑。有大量证据表明特定益生菌对特定适应症有效,当然它们的功效具有显着的菌株特异性和个体特异性。

换句话说,益生菌产品是否能改善某些症状不仅取决于使用的菌株,还取决于个体情况。它可能对张三有用,对李思完全无效。他认为,个性化益生菌干预研究才刚刚开始,目前的研究成果无法引导消费者如何根据自身情况选择益生菌产品。

另一方面,益生菌临床研究中缺乏足够的安全性和危害性报告是益生菌安全性的主要障碍。

兰灿辉说,很多人可能认为益生菌和鱼油等保健品是一样的。如果他们吃它没关系,至少它不会对身体造成问题。许多品牌和企业也声称他们的产品“绝对安全”。但事实上,益生菌确实存在风险,尤其是免疫力低下的人。

“现在确定益生菌的风险还为时过早,但不能断定风险并不存在。益生菌和适用人群的潜在风险是该行业不可避免的问题。消费者正在购买和使用益生菌产品。之前,应该有很多想法,“兰灿辉说。

近年来,益生菌行业在标准法规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特别是在益生菌保健食品法规的建设中,国家监管部门明确了益生菌保健食品的定位,积极推进登记备案双轨制的建设。之前公开征求过的《益生菌类保健食品申报与审评规定(征求意见稿)》受到了各方的关注。该草案的修订草案澄清了益生菌的定义,并重点关注益生菌对菌株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审查,逐步与国际社会相结合。同时,9种益生菌和7种益生菌受到广泛关注,被列入保健食品原料目录的研究。

国家市场管理局特殊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司司长万超今年6月表示,已在新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加强食品安全工作的意见》中明确表示要推进保健食品注册和备案的双轨运作。在益生菌行业,我们应该注意以下两个方面:一方面,如何在注册过程中规范益生菌产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审查;另一方面,如何实现益生菌产品的标准化和标准化。这与两个核心要素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是益生菌产品的明确定义。通过建立制度规则,有一个明确的益生菌定义来规范市场,使消费者能够更清楚,更理性地认识到这个行业的发展。其次,在安全性和有效性方面,有必要在应变的基础上努力研究菌株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这是下一步的总体方向。

在最后的分析中,关注特定益生菌菌株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需要进一步研究和进一步研究。

对于这个行业,兰灿辉认为,益生菌市场的过度投机应该倾注冷水并降低。商业宣传应该回归基于证据的,可靠的科学和临床证据,这是益生菌产品的基础。 “更加完善和有说服力的临床研究,重视益生菌干预的安全性评估,深入应变和生物学机制,个性化益生菌干预方法等,应成为未来益生菌研究和产业转型研究的重点。”/p>

主编:张国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