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副省长撰文:政府与企业合力促进大数据创新发展


?

推进数字经济发展,培育新的发展势头

作者:人民政府党员幸福的丈夫浙江省副省长

学习时间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数字经济的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多次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大力推进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发展数字经济,分享经济,培育新的增长点。新的动能。党中央,国务院先后出台了网络电力,宽带中国,“互联网+”,智能制造,大数据开发推广,人工智能,软件等一系列重大战略,计划和措施,提出了明确的要求。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安排,加快数字经济发展,填补数字技术的弊端势在必行。

数字经济已进入快速发展时期

目前,中国的数字经济已进入快速发展时期。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取得了重大突破,信息基础设施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实体经济与数字技术的融合日益深入。

首先,数字经济已成为高质量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2018年,全国数字经济达到31.3万亿元,占GDP的34.8%,其中数字产业化达到6.4万亿元。对信息消费,数字经济投资和数字贸易的需求继续得到释放。

其次,数字技术创新能力迅速提高。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智能城市,工业互联网,物联网,量子通信,5G,实体经济与数字经济一体化等领域,出现了新技术,新产品,新业务形式在层出不穷的情况下,数字技术和应用已经实现。从新的运行模式到运行和部分领先,数字经济中的一些领先公司已经出现。

第三,数字经济的发展环境在不断改善。基本形成适应数字经济发展的政策体系,先后出台“信息化发展纲要”,“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计划”,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实施特色行动,加快培育经济发展的新进展,启动重大数字经济项目,进一步提升信息通信业的供应能力,补充发展和短期发展,优化发展环境。

四是国内外开放合作不断扩大。世界互联网大会,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已成为高端对话,交流与合作,全球数字经济成果展示的重要平台。 “一带一路”数字经济战略合作和业务布局日益广泛。京津冀,长三角,广东,香港,澳门的数字经济相互协调,相辅相成。

数字经济发展面临挑战

目前,数字技术以数字方式实现了不同的创新方式,新的数据驱动动能正成为经济发展的主力军。一方面,数字经济加速了对传统产业的渗透,从消费到生产,从线上到线下不断扩大,催生了共享经济,平台经济等新模式,改善消费体验和资源。利用效率;工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步伐加快,新技术带来的全要素效率提升,传统动能转化加快,新旧动能转化得到促进。与此同时,随着数据的公开共享,不同的创新主体有望打破“数据岛”,振兴大量“数据资产”,从而挖掘和创造新的价值。特别是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时代,基于数据和算法的创新产品和服务,以及信息基础设施和物理设施的数字化已成为数字经济的必要新基础设施。无人驾驶,城市大脑,智能家居和精准医疗等应用场景已成为从实验室到成熟商业应用的技术和产品的关键部分。

尽管中国的数字经济取得了很大进步,但与发达国家相比仍存在很大差距。受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影响,中国数字经济面临的风险挑战日益加剧。基础软件,芯片,高端设备和材料仍存在严重缺陷。人工智能的基本算法研究不足,操作系统和工业软件尚未实现自我控制。 87.5%的中国数字化人才集中在产品研发领域,对大数据分析和商业智能的深入分析存在较大差距。缺乏对新基础设施的支持,缺乏超级计算中心,新的互联网交换中心,大型科学设施以及测试和测试平台,这些都不足以支持数字经济的新发展。科学配置国家创新资源,整理“卡领”技术清单,关注主攻方向,协调协同效应形成,协调创新突破需要加强。

发展数字经济的对策与建议

面对当前国内外严峻复杂的新形势,必须坚持新时期习近平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精神,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改革体制机制,保护资源,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抓住世界。数字经济发展的高点,力争以数字经济为核心,以新经济为指导,构建现代经济体系和现代化强国。

国家的整体布局。充分发挥各地区的比较优势,协调布局,协调发展,突出特色。协调京津冀,长三角,广东,香港,澳门等重点区域发展特色,增强优势,形成新的高地,在国际竞争中取得优势。协调载体,人才等因素的创新,加快国家实验室建设,培育引进全球领先的创新团队,形成世界领先的研发实力。协调数字工业化和工业数字化,深化供给侧结构改革,核心技术突破,新兴产业,传统产业数字化,新贸易中心和新兴金融中心建设,数据资源开放共享,创新和生态建设,扩大开放式合作等在整体发展方面,已形成整体优势。突出全球会议的特殊主题,如世界互联网大会和世界人工智能会议,加强科技,工业和资本的合作,建立制高点,增强辐射能力。

件下的国家研发体系。

件的大型科学设备,吸引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到中国进行研究。构建和完善数字经济中的开源平台系统,如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加强前沿基础研究,运用基础研究布局,组织共同的技术创新。引入数字经济中的高端人才,突出“高精度,缺乏指导”的指导,建立立体人才培养体系,完善人才培养结构。

建立安全可控的工业生态。突出重点行业,关键技术,明确要求,落实责任,扩大新产品的应用。支持整机企业带头,建立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合作机制,组织材料,零部件,配套设备,整机等生产企业。加强基础,鼓励龙头企业推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服务器,PC,手机,云计算,物联网等操作系统,加快安全可控系统软硬件生态系统建设。完善相关政策措施。

改革和完善体制机制。深化“分销服装”改革,加快政府数字化转型,提高机构供给竞争力。促进数字经济中的地方立法,加快清理和修订不适合数字经济发展的相关法律法规。建立包容,审慎的监管机制,着力消除阻碍新业务新模式发展的各种产业,区域和运营障碍。加强安全并充分考虑国家数据安全和数字主权等问题。构建政府管理平台,平台管理企业,行业协会和公众参与的多党治理机制,建立政府,平台和用户互动的治理模式。

保证相关的资源要素。促进数据资源的集成和开发,开放和共享,政府和企业共同努力,促进大数据的创新和发展。首先要保障数字经济发展所需的土地,金融,能源消耗,排放和金融等资源,优先考虑具有突出比较优势的领域。我们将扩大跨省协调工作,平衡土地使用和补偿,探索跨省协调能源使用权和排放权,并突破现行管理体制。根据不同地区数字经济发展的迫切需要,我们应加快新互联网交换中心的部署,拓展国际出口渠道等信息基础设施,突破网络的瓶颈制约。

梁斌SF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