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苏州工业园区和苏州高新区,产城融合哪家强?


?

[前言]

本文研究了三种常见现象:

1。苏州工业园区的劳动人口比例高于苏州高新区。<>

2。苏州工业园区劳动人口近距离通勤比例低于苏州高新区。<>

三。苏州工业园区不同收入的劳动人口表现出相对的居住分离。<>

研究方法:本区工作人口职业生活率和通勤距离研究

本文以移动电话信令数据和相关分析技术为基础,对苏州工业园区(以下简称园区)工作人口的工作场所、生活场所、通勤距离等因素进行了研究,重点研究了职业占比。公园的通勤率和工作人口的通勤距离。将指标与苏州高新区(以下简称新区)面积、区位、区位、开发时间等类似指标进行比较,初步判断城市的整合程度。<>

图1:园区/新区位置图592.jpg数据样本

本研究采用2019/3/1-3/31年苏州市移动电话信令数据,以园区/新区管理范围内的工作人口(研究样本)为电子围栏,对该区的工作人口进行了长期的工作和生活。地面之间距离大于500米的数据用作样本对象。数据筛选后:

园区工作人口样本量满足分析要求人;

符合分析要求的新区工作人口样本量为24万人。<>

职业居住率比较分析

观察01:园区工作人口就业率约63%,比新区高4%左右。<>

1。园区工作人口就业率为63%,新区就业率为59%;

2.园区内所有收入水平的工作人口的就业率高于新区。

图4:两个公园和住宅的比例593.jpg经济实惠的空间集聚分析

观察02:公园和新区都显示出工业系统人口空间分布的结构特征向高端。其中,科技研发和现代服务业劳动人口集中度高,传统工业区劳动人口集中度低。

公园和新区的就业密度从中部地区到周边地区呈下降趋势,传统工业区的工作人口密度相对较低。独墅湖高等教育区的发展以及周边生物医学和纳米技术的应用极大地促进了就业人口的快速集中。

件的角度来看,新地区受地形和地貌的影响。该地区的工作人口主要位于东部古城苏州一侧;公园地形更加规则,区域内工作人口空间分布的多中心结构更加清晰平衡。

图5:新区/公园工作人口工作区的空间分布595.jpg观察03:公园内不同收入水平的工作人口的居住区相对分离。新区不同收入水平的工作人口居住地相对喜忧参半。

新区

低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工作人口的居住区以混合生活为特征。

图6:新区598.jpg Park

低收入劳动人口居住区分布相对分散,主要集聚区是园区周边乡镇的安置社区。

中高收入劳动人口集中居住地,主要集中在沪东地区,形成多个集聚区。

与新区相比,园区内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工作人口的生活区域相对分散。

图7:公园低,中,高收入工作人口居住区的分布情况601.jpg旅行和通勤距离分析

观察04:通勤距离小于5公里的公园工作人员比例低于新区。 5公里范围内的通勤者比例高于新区。

图8:新区/公园内各区和公园的通勤距离比例为602.jpg。观察05:公园形成了一些近距离工作的通勤聚集区。盛浦工业园区和独墅湖高教园区的通勤特色较为明显。生产城市的整合更好;作为园区现代服务业的中心,湖西CBD和沪东商业中心具有明显的中距离通勤特点,生产城市融合相对薄弱。

注意:KMeans算法针对工作人口的居住地和工作场所进行了优化:

(1)从新区和公园的工作区域的工作区/住宅经纬度坐标中随机选择300个数据作为质心坐标(聚类中心);

(2)测量每个数据的每个纬度和经度坐标与每个质心坐标之间的距离,并将其归因于最近的质心类别;

(3)重新计算已获得的每个类别的质心坐标;

(4)迭代(2)(3)步,直到新质心等于或小于指定阈值,算法结束。

即,最终获得300个工作场所/住宅的聚合点,并且基于此计算通勤距离。

图9:校园通勤的OD指示605.jpg本文由中国(深圳)综合发展研究院和城市与大数据完成